辉煌国际娱乐网-人人秀_舞若小说网

辉煌国际娱乐网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回到家之后, 沈慕川立刻进入浴室, 把自己满身的黏腻和暧.昧的气味冲洗干净。

更何况沈家现在还算稳定,之所以没有上升的迹象只是因为过渡期,只要慢慢度过去就好了。

他摸着嘴唇说:“我建议你下次对我温柔点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秦雨阳满脸无奈:“这有什么好怕的?”来都来了,他怎么可能把苏冉秋丢在这。

“……”受到暴击的马林,没想到景煊和严以梵的关系这么好。

“小秋,我们吃个饭就走人。”秦雨阳也不跟她说了,直接跟转头跟苏冉秋交待,拒绝的态度很明确。

景煊当然愿意驮秦雨阳,他又不是第一次驮。

不对,为什么是自己生而不是对方生。

“如果它有事的话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严以梵压下怒气,把毛团抱回来,回到桌边吃早餐。

沈慕川看着这样的他,心里暗骂了一声骚男人,动作却情不自禁地靠上去,送上自己的嘴唇让对方吻。

“别想太多,明天我给你买药。”秦雨阳说着,把手里融成一滩水的冰块往旁边一扔,然后躺了下去。

“哦?”严以梵用手指把红宝石丝带一挑,直接扔到那名无耻之徒身上:“现在,你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这只宠物是你的。”

“可以,如果你做好了被我上的准备,”秦雨阳纳入他的耳坠:“如欢迎随时来我的房间找我。”

直到融入人群中,他才收回掌心冒汗的手,轻吐了一口气:“我刚才很紧张……”第一次怼人,他害怕自己怼得不够到位,太怂。

打完之后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显得水润润地,蓝莹莹地,镶嵌在白色的绒毛脸上,如此美貌迷.人。

“他就是秦雨阳。”金洛看到对自己痛下打手的恶棍,不由提醒自己的家人,不要被对方的外表蒙骗。

到了机舱门下,沈慕川松开扣在秦雨阳腰间的手臂,离开前说了一句话:“离婚协议书我不会签的,如果你要跟我硬碰硬,随时欢迎。”

“他有社恐,不喜欢说话,可能没办法跟你握手和打招呼,不过人很好。”秦雨阳帮同桌解释道。

秦雨阳跟在总裁哥哥身边学了一段时间,效果自然是突飞猛进,现在已经渐渐在筹备自己的创业团队。

第二条:“我十一点半下课,你的工作找得怎么样?”

那年纪也很小,黄毛瞅着苏冉秋那张细皮嫩肉的脸,“啧啧,跟你一比,我们都是老白菜梆子了。”

“嗯?”秦雨阳丢开手机,微微笑道:“今天不去小书桌了?”

“雨阳,你和沈慕川的事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他说。

沈慕川低笑着抬头,大佬鬼斧神工的帅脸,映在秦雨阳的墨镜上,让人傻了眼。

当秦雨阳看见从校门口跑出来的人,浓眉挑了挑,这人让他想起了一句话:飞蛾扑火。

秦雨阳作为邵非的死党,帮好兄弟挡酒自然是义不容辞,来者不拒。

啊啊啊——吸肚皮的变.态!

对他来说这种事如同吃饭睡觉,没有什么好羞耻的。

最后还是决定,选择忘记算了。

那边没话说,她就呵呵笑了:“我知道你说不出来,我也不想听,你直接打印离婚协议书,我们家雨阳那一年牢就当是为狗坐的。”

所以他转过身来的时候,衬衫底下若隐若现的画面已经很赏心悦目,就连沈慕川这种冷静自持的男人,也一时忘了呼吸。

沈慕川说:“磨磨蹭蹭小半年,第一次跟你在外面见面。”

第35章

“……”秦雨阳感到一阵无力,他竟然开始担心法官也这样想:“爸,不管你们信不信,反正证据摆在眼前,到时候法官自会定夺。”

“就在这里。”黄毛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正在路边放水的秦雨阳,说道:“好的,我马上带他回去见你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。”魏临心想,他不仅会写出来,还会送一本到沈慕川面前,让对方睁大眼睛看清楚。

“我说过,让你不要骗我。我喜欢心思单纯,一心向着我的人,显然你不是这样的人,也不打算做这样的人,那就算了吧。”

明天汇报的时候可要记得告诉川哥,老井心想。

“请问你怀里抱着什么?”严以梵不放过一丝机会地问。

“抱歉,我过于激动。”沈慕川道歉道,先放下手机,眼睛刚对上魏临,那边就拼命挥手让赶紧他解决。

“小秋哥,”秦雨阳打开门:“没事吧。”

花豹是猛兽!猛兽!

大二暑假快结束的那几天,还一起去听了一场演唱会。

苏冉秋说不是:“九八的。”离零零后还差两年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一声,然后挂了电话。

“我来帮您吧。”景煊带着迫切的心,掏出自己的红宝石丝带,把宠物牌摘掉,小心翼翼地绑住让人爱不释手的长发。

“一个。”秦雨阳说。

他秦雨阳处朋友,可没有尊卑阶级之分。

苏冉秋枕着让自己安心的两个字,精神恍惚地陷入睡眠。

至于毕业以后的事,谁知道呢。

秦雨阳抽了抽嘴角,发现这话怎么那么熟悉。

这名被秦雨阳误认为MB的青年叫苏冉秋,是个大二在校生,今年二十岁,他根本就不是什么MB。

“那还有一个办法。”安诺竖起第二根手指。

如果不幸在这里嗝屁了,那就,祝沈大佬找个比自己更好的男人……

对方什么都还没说,他就伸手把戒指盒端了,怕秦雨阳后悔似的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怎么可能没有看见他眼中狡黠,淡定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他始终记得,昨晚黄毛说苏冉秋太瘦了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一个激灵,整张脸瞬间涨红得像猴子的屁.股。

景煊根本不记得,他直接摘下手腕上的号码,扔给老师:“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责编: